新意新声动人心——访苏州市评弹团

 开讲时间来到,四五百人的书场已挤得满满的了。人们渴望地等着谢汉庭和丁雪君上台。这天,他们说的是长篇弹词《苦菜花》中的一回《血染桃庄》。

 老号长要把内部出了叛徒的重要情况告诉政委,但他们都身受重伤,奄奄一息。坚强的意志支持着他们互相向对方身边一寸一寸地爬过去。演员们说唱到这个情节时,那种细腻的心理描绘紧紧地扣住了听众的心弦。当这回书的最后一句话一落音,热烈的掌声就响了起来。但是,演员们总觉得还没有把书中的人物说活,特别是政委这个角色,还没有把握得住。谢汉庭告诉我们:“每逢自己感到对书中的角色还没有把握得住的时候,看到书场满座,听到鼓励的掌声,心里就越觉得对不起听众。”

 在旧社会,谢汉庭和许多曲艺艺人一样,“背包囊,走官塘”,说书只是为了混饭吃,一部《落金扇》,混了十年饭,能够天天座上有客,就感到满足了,哪里会有什么抱歉不抱歉的心情呢?可今天他却有了一种新的追求,却时时刻刻想到一个艺人对听众的严肃责任。

 谢汉庭告诉我们,过去说的唱的都是几百年上千年以前的事。老生出来捋须甩袖,武生出场踢腿,翻筋斗,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反正看惯了听惯了,大家通得过。可新书中的人物,为大家所熟悉,台上说不象,听众马上就能感觉到。他们常感困惑的是,台上塑造的人物反而不如生活中的真人实在,更谈不上什么典型化了。

 为了说好《苦菜花》这部长篇,他们曾经去山东昆嵛山深入生活,熟悉昆嵛山的地形和当地的风俗习惯,访问了与书中人物有关的群众。有一次,他们在南京演出,听说《苦菜花》中八路军团长于得海,就是正在南京休养的一位老同志,他们马上登门拜访。在和这位老同志的接触中,他那热情恳挚,稳重细心的话语神态,一下子使谢汉庭觉得自己起的于团长这个角色,活现在自己眼前了。他以惭愧的心情对我们说:“过去,我只是概念地认为团长是军事干部,讲话永远是大嗓门,动作只能是粗犷的。今天,我才明白,那样理解是形式主义的。”又经过一番艰苦的琢磨,谢汉庭终于较为真实地把握了于团长这个角色。这也就是他在后来演出《刀劈马大龙》这回书时,听众称赞他演于团长演得有分寸,演得恰到好处的由来。

 谢汉庭在旧社会说书时,也曾迷恋过自己喜爱的角色。在《落金扇》中,他很欣赏殷赛莲见义勇为,搭救落难公子周学文的勇敢行为,以及她得知周已有配偶后,甘愿当“二房”的“崇高”品德。解放后他渐渐地被革命斗争中的英雄和社会主义建设时代的新人物所迷恋了。他说,说新书对自己也是一种最实际的陶冶和改造。从自己所演唱的那些英雄人物身上,吸取了很多力量。当自己思想出现名利、偷懒的念头时,马上就觉得对不起自己起的角色,决心改造自己。

评弹演员们在创新、演新过程中,逐渐增强着对听众越来越强烈的责任感,因此遇到困难的时候,总是鞭策着自己坚持下去,一次,两次,十次以至几十次地修改;一年,两年,甚至五六年不间断地吸取群众意见,加工琢磨,精益求精,为社会主义的革命艺术事业作出更好的贡献。

(原载1964.09.25《人民日报》)

相关内容
相关Tag

联系电话:0631-6871606 

电子邮箱:fdywxg@foxmail.com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71号

邮编:264500

联系人: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