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母爱

对著名的“三花”小说,我多次写过读后感,但次次都有言犹未尽之意。感谢本次征文组委会,又给我提供了一次与大家交流的机会。以前多是谈“三花”对我个人的影响,本次主要谈“三花”对我家乡的影响。

我和“三花”是同乡,我们的家乡是山东省乳山市。这是个纯粹意义上的革命县。不是说别的县不革命,是说没有革命就没有乳山县。1941年2月,共产党划牟平县南部、海阳县东部成立牟海县,1945年1月更名乳山县,1993年8月撤县设市。我们县在共和国版图上虽然年轻,但若论革命,毋庸置疑是老资格。

在乳山大地生发出来的《苦菜花》《迎春花》《山菊花》,集中地反映了胶东半岛人民英勇顽强、艰苦卓绝、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被誉为红色经典;“三花”是记录胶东人民进行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三部曲”,被文学界称之为胶东风格的代表作。“三花”中的《苦菜花》,又公认是我国描写母亲最成功的作品。山东文化界资深领导人、文化厅原厅长于占德先生多次在会议上提到:“20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冯德英凭借《苦菜花》,被中国最有权威的当代文学研究者——北京大学的文学教授们,定为是我国第一个完整地塑造出一位革命母亲形象的作家,并收录在北大出版的《当代文学概观》里,成为北大文学教研室提供给大学生们的教材。冯德英被省委、省政府授予文化艺术终身成就奖,还入选全省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建设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他是乳山的骄傲,是山东的骄傲,是我们国家的骄傲”。

《苦菜花》塑造的系列人物中,母亲(娟子妈)是最具人间圣母风范的。丈夫为逃避恶霸的迫害,只身闯关东,留下她拉扯着5个孩子艰难地度日。在日寇侵略、恶霸欺凌、生活贫困、疾病袭扰的恶劣生存环境下,她历经千难万苦,始终没有放弃把孩子养大成人的信念。这位英雄母亲,坚毅果敢、善良贤淑、勤劳聪慧、深明大义。残酷的现实,使她慢慢悟到,要让孩子们过上好日子,就得把侵略者赶走、变革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于是她和儿女一道,转送情报、掩护同志、照顾伤员,投身革命工作。在八路军攻打水道城的战斗中,母亲因传送情报负了伤。在担架上,她深情地注视着女儿秀子手中那金黄色的苦菜花。她知道苦菜开花后,就由苦涩变香甜了。她吃的所有苦,都是为了孩子的生活能够香甜美满。苦菜花,母亲花,年年岁岁飘香于昆嵛山间、大乳山畔!

母亲不仅只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而是把天下所有的孩子都当成了自己的子女。她把自己的家当成八路军的联络处、会议室、人员隐藏点、伤员疗养处,使背井离乡的革命战士,也能受到母亲的呵护和沐浴母爱的温暖。胶东的革命武装为何能够迅速发展壮大起来?胶东母亲,化一家之小爱为天下之大爱,是其重要的原因之一。她们送子参军、筹军粮、做军鞋,用母爱构筑起广阔的大后方。母爱哺育成长的革命队伍,与人民最亲,也最有战斗力。胶东人民对中国革命做出的巨大贡献,从军队创建上就可见一斑。我在《难以磨灭的“三花”记忆》中说:“从胶东走出来的部队,有共和国的26军、27军、31军、32军和41军等,其大多数被国际军事界誉之为中共王牌军,‘胶东军团’创天福山起义、孟良崮战役、济南战役、塔山阻击战、朝鲜清长战役等军事史上的著名战例。‘三花’就是在描写胶东军团在胶东的故事。”略加回顾军史,就可知道很多胶东母亲的故事,就可感知母爱的伟大力量。

革命军人转战大江南北,留守养育八路军后代的,还是胶东母亲们。我在《具有深厚文化内涵的城市名片》中记述:“1952年7月,胶东育儿所完成了历史使命。孩子们都不愿意离开乳山妈妈,以乳山妈妈为真妈妈。乳山妈妈们惜别的泪水抹干了再流,流了再抹,场面感天动地。进所的孩子是流动的,10年间,有送来的,有接走的,累计住所孩子总数达1000多名。所有的孩子,在侵华日军残酷‘扫荡’的颠沛流离中,无一损失;当时麻疹、白喉等传染病流行,所有的孩子,无一因病夭折。当时的军政领导人,用得最多的话是,乳山母亲,用母爱创造了人间奇迹!”育儿所之外养育、照顾八路军后代的农家百姓更多,当然也包括我们的《苦菜花》母亲。

中国塑造母亲形象最成功的作品诞生在乳山,这不是偶然的,而是历史的必然结果。简单捷说,是我们乳山的“地气”出的。乳山的母爱神话传说数千年来盛传不衰,三圣母为拯救天下生灵,转化衍生了大乳山。其护子之爱,感天地、惊鬼神,在世代人们的心中,永远树起了东方圣母的神圣形象。她以伟大的母亲情怀,向人类诠释了母爱的圣洁无私、博大永恒。神话传说是从实际生活中总结出来的,乳山的母爱神话传说,是乳山先人从山形水势上得到的启悟,作出了拟人化的理解,继而又进行了拟神化的诠释。母亲山的传说感人,大地母亲之象征温润,乳山是母爱如山看得见的地方人们在母亲护佑、母爱滋润的氛围里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哪能不受到教育和启发呢?久而久之,在现实中必定要所反应,最伟大的母亲出现在乳山这就不足为奇了。

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里说:“任何神话都是用想像或借助想像以征服自然力、支配自然力,把自然加以形象化。”高尔基在《苏联的文学》中说:“神话乃是自然现象,对自然的斗争,以及社会生活在广大的艺术概括中的反应。”中国神话学会前主席袁珂在《中国神话传说》里说:“神话翅膀翱翔的地方,每每成了科学创造发明的先声,神话的基调是唯物主义的。”母爱文化的自然图腾、母爱文化的口传文学,世上唯独乳山有;母爱、爱母,在乳山传统道德风尚中始终占主导位置。这方面我有专题调研文章,此处不多重述。需要申明的是,一提神话传说,总有人认为与现实生活无关,这样无视前人的探索成果,其态度是不可取的。

文化力也是生产力,文化发力,区域发展才能更加有后劲。此时我最想表达的是,提请大家重视地域文化资源。地域文化就像一座富矿,如果不系统地加以整理、不科学地加以利用,能促进社会进步的资源,会被白白地浪费掉的。另外,浅尝辄止、乱开滥采等态度也不可取。那样,“地貌”会被搞得杂乱无章,“矿藏”会被弄得流失浪费。我们应该拿出更具体的措施,进一步有效地弘扬“三花”精神。《苦菜花》问世后,对家乡巨大的影响,应该认真地进行研究。从小处举例子,冯德英先生本人对家乡人的激励作用,“三花”作品对家乡人的教育感召力,促使乳山出了一大批文学爱好者和文学创作者;再往大处想,冯德英先生和“三花”作品的名人效益、名著效应,在乳山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所产生的巨大价值,谁能用金币计算得出来?我在冯德英文学馆网站上留言:“品馨四海,艺香五洲,乳山扬名,三花有功!”另在《乳山母爱文化》中说:“地貌圣母、神话圣母、红色圣母,这都是乳山所独有的。然而,这也是属于全世界的。因为,母爱是全人类共有的最温馨、最美好、最圣洁的情感!”事实确如此。乳山的地理特征、人文传说、革命英模及其他领域中的母爱文化元素等,均需要我们科学整合、合理开发,将其发扬光大。

本文在谋篇布局上,我没有把母亲和母爱分开说,也没有把现实母亲和神话母亲对立起来写,因我知道,这些元素永远都是密不可分的。

(本文获“威海艺校杯”读苦菜花小说,弘扬母爱文化有奖征文一等奖)

相关内容
相关Tag

联系电话:0631-6871606 

电子邮箱:fdywxg@foxmail.com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71号

邮编:264500

联系人: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