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苦菜花

最早接触《苦菜花》,是小时候在村里看的露天黑白电影《苦菜花》,旁边的好友咏梅边看边抽泣着,她告诉我,《苦菜花》里姜永泉的原型,便是她的亲爷爷。后来,咏梅偷偷地把她父亲珍藏的一本《苦菜花》借给我看,我才知道,《苦菜花》的作者冯德英先生竟然是我的同乡,而书中所写的那些革命英雄,都是和我同样地喝着黄垒河水的父老乡亲。自此,便对这《苦菜花》多了几分亲切,几分关注。

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苦菜花》的每一个情节,在那波澜壮阔的革命洪流里,英雄的娟子妈给我留下了尤为深刻的印象。冯仁义为逃避恶霸的迫害,只身闯关东,留下母亲拉扯着5个孩子艰难度日。在日寇侵略、恶霸欺凌、生活贫困、疾病袭扰的恶劣生存环境下,她和孩子们一起,义无反顾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在革命胜利的时刻,这位英雄母亲躺在担架上,深情地注视着女儿秀子手中那金黄色的苦菜花。她笑了:革命胜利了,苦菜开花后,就由苦变香了。

我的舅姥爷高仲昇,也是那场胶东革命烽火中的红色先锋,他告诉我,在我的家乡,有许许多多像娟子妈那样的英雄母亲。我家村南便是黄垒河,黄垒河畔有个隆冬寺,那里有一位模范军属梁喜友,因丈夫姓陈,人们称她“陈大娘”。在抗战最艰苦的时期,陈大娘带头把自己刚成年的两个孩子都送上了前线,带动了许多青年纷纷报名参加八路军,掀起了母送子、妻送郎奔赴抗战前线的热潮。而她自己,则和乡亲们一起纺线、织布、缝军衣、纳鞋底、做军鞋,通宵达旦……

那个时候,为了保护抚育革命的后代,乳山大地还涌现了许多胶东育儿所的英雄母亲,她们用自己的鲜血和乳汁哺育了革命的后代,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饥饿地哭喊,甚至在鬼子扫荡中被敌人飞机炸死!这许许多多的苦菜花一般坚强的红色母亲们,用何等无私的大爱在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页!她们的母爱精神永远镌刻在历史的丰碑上!

我的母亲告诉我,永远不要忘记那些英雄的母亲们,正是因为有了她们,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母亲常常会唱起电影《苦菜花》里的插曲:“苦菜花儿开,满地黄……”每到春天,我的家乡遍地生长着这种黄色的苦菜花,在昆嵛山里,在黄垒河畔……这小小的花儿纤纤弱弱,可是它不怕践踏,不怕蹂躏,永远散发着顽强的生命力!

在我的记忆里,我的母亲虽没有娟子妈这般的英雄的壮举,她却如苦菜花一般,永远是挺着瘦瘦弱弱的身躯,从不曾停止过家务的操劳。那时候我们三个孩子还小,父亲是一名教师,白天上班,晚上还要披星戴月去学校办公。母亲便挑起了所有的生活重担,除了做饭洗衣、喂猪喂鸡,还要去地里耕种、割麦、锄草……生活是这般地艰难,却从没有看母亲皱过眉头。她说,即使再苦再累,也要把我们这几个孩子培养成对社会有用的人!

记得那一年,年少的我不懂事,逃课玩耍,和几个小伙伴把邻居的栽种的胳膊瓜每一个都用小刀抠了小窟窿,塞了石块进去,再堵上。我们自以为是做得天衣无缝,却被母亲知道了,一向慈祥温柔的她气得发抖,举起笤帚打得我几乎屁股开花,并且让我站在全家人面前反省,不许睡觉。犹记得母亲说的那番话:“ 别怨妈打你,你做了错事,就像一棵小树长了歪叉,就要忍痛修剪,否则长大了就不成材了!”第二天,母亲上山挖了苦菜花,熬了一碗苦菜花茶让我喝下去,母亲摸着我肿痛的屁股心疼地说:“这茶苦,清火解毒,喝了这茶伤就好得快些。”我从没有喝过这般苦的茶!那种味道和着我惭愧的泪水,令我终生难忘。自此,我发奋读书,不敢再做违规的事情。

母亲常常告诫我们: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要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不要做一件坏事。我们没有辜负她的期望,长大后我和弟弟成为救死扶伤的医务工作者,妹妹也成了一名优秀的教师和画家。光阴荏苒,我们在岁月里渐渐成长,母亲的容颜在岁月里渐渐老去,苦菜花却是“春风吹又生”,在这片被烈士的鲜血浸染的土地上,一年又一年,谢了又开。我们知道,那是英雄母亲的英魂,永远伫立在这片母爱的圣地上!

乳山市成立冯德英文学馆的时候,妹妹作了一幅画《苦菜花》被冯德英文学馆收藏,我怀着满腔的深情,给这幅画配了一首诗:

你是山谷里的春

在月华与朝露的交替中

用灵魂

吟唱生命的真谛

岁月如歌

你含笑告诉我

苦过之后

便会香遍天涯

也许,这首小诗便是我对苦菜花的敬意,对母爱的诠释吧。据说,苦菜花的花语是“停不了的爱”,如今,黄垒河的水,仍然滔滔不息地日夜奔流,青山依旧苍翠,黄花依旧鲜艳,英雄的母亲虽然永远地长眠于地下,但她们的母爱精神却如一座不朽的丰碑,在人们心中镌刻着崇高与壮丽,闪耀着永不褪色的光芒。如今,我也成了一位母亲,我深深地知道作为一个母亲,该传承什么样的母爱精神,我更知道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要用什么样的爱来回报哺育了我的这片土地!

(本文获“威海艺校杯”读苦菜花小说,弘扬母爱文化有奖征文二等奖)

相关内容
相关Tag

联系电话:0631-6871606 

电子邮箱:fdywxg@foxmail.com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71号

邮编:264500

联系人: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