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如天

“母爱圣地,幸福乳山”,是乳山市对外宣传自己家乡使用的八个字。这八个字概括得真对,真好!地处革命老根据地胶东半岛东南端的乳山市,风景秀丽,气候宜人,更是人杰地灵。大乳山、岠嵎山、金岭、银滩、圣水宫、大乳山风景区等众多风景名胜、文化古迹都在乳山境内。这里是当年无数革命前辈为中国人民的翻身解放事业浴血奋战过的地方,是新中国成立后广大干部群众在党的领导下艰苦奋斗建设新家园取得辉煌成就的地方。当然,这里也是自然环境优美,社会环境优良,因而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好地方。

我的家乡就在乳山市海阳所镇常家庄村。中学时代我是在“文革”中度过的,《苦菜花》那时被当成大毒草而被禁读,但我却秘密的有幸读到了这部小说。那时我被这部小说深深吸引了,几乎到了痴迷的景况,真可谓手不释卷,一读就是大半天、大半夜,有的地方复读数次,深深被里面的英雄母亲所感动。以后又有机会拜读了这位著名军旅作家冯德英的《迎春花》、《山菊花》。冯先生的“三花”,我读了一遍又一遍,几乎达到能叙述的程度。巍峨壮丽的昆嵛山,成为胶东革命老区英雄儿女在共产党领导下,同日本侵略者、国民党反动派展开殊死战斗的地方。从“三花”中,我知道了昆嵛山上有圣水观、九龙池、鸽子堂、磅礴顶等,现在都已成为著名旅游景点。尤其小说里的革命母亲——娟子妈、张三嫂的英雄形象更使我钦佩不已,每每读到描写她们的英勇情节,我都流泪不止。她们朴素的阶级感情,鲜明的阶级立场,顽强的奋斗精神,可歌可泣。她们的光辉形象,牢牢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为了革命,她们吃苦、流血,甚至牺牲自己和亲人的生命,这是何等的气概和胸怀!她们不愧为伟大的母亲,是胶东革命老区千千万万个英雄母亲的典范。      

了解胶东的人们都说,胶东的妇女最贤惠。事实上,胶东地区的妇女特别是母亲们,完全担当得起贤惠、勤劳、简朴、善良、心灵手巧等等美好的赞誉。革命时期的母亲们,以娟子妈、张三嫂为代表的母亲们为革命所作的贡献是大写的母爱。和平时代的胶东母亲们,虽然没有战争年代轰轰烈烈的英勇事迹,她们依然用朴素的、无私的母爱,为子女、为家庭、为社会默默地贡献着。我的母亲也是这样一位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

从我记事起,母亲的一双小脚从早到晚几乎没有停下的时候,做全家大小六口人的饭菜,浆洗衣服,打扫卫生,养猪喂鸡,推磨压碾,还要照管自家的自留地和生产队里场院里的活计。晚上,我们兄弟姊妹几个挤在一张小炕桌上,在煤油灯下写作业,母亲就坐在我们身后,借着空隙间的微弱灯光,为我们缝补衣裳、纳鞋底,做针线活。我们都睡下后,母亲还在煤油灯下纺棉花。那时我们穿的衣服,都是母亲自己纺线,自己织布,自己裁做的。当时我们姊妹四个都在上学又是长身体的时候,穿的衣服和鞋子都是母亲一针一线手工做的。母亲是个要强、爱整洁干净的人,即使我们穿的是带补丁的衣服,可从来都是干干净净板板整整。下雨天别人休息了,母亲还是不闲着,冬日里别人闲着母亲更忙。那时胶东地方有放“花边”的,母亲就接一些活来家做,挣得一点费用补贴家用。花边,是用一个特制的盘子,盘子上有花边的图样,用几个特制小木棒槌,缠上发给的线,小棒槌分别夹在十个指间,在织时,按规定需要动那个小棒槌就动那个,能织出各种各样图案的极好看花边,或出口或在高级宾馆等场合用。母亲织起花边来,手法很快,我们看得眼花缭乱。因为线很细,要几个晚上才能织好一个花边,因此,母亲织起来很费时间,一织就是大半夜,经常在我们夜里醒来还看见母亲在煤油灯下织花边。

我们小的时候,家里劳动力少,生活很困难,吃穿都很紧巴。即使有点好吃的,母亲也舍不得吃,总是省给父亲、哥哥和我们吃。我们都不依,非要母亲与我们一起吃,她才少吃一点,就借口说吃的不少了,或者借口有活要干离开饭桌。“吃在孩子的肚里,饱在妈肚里,穿在孩子身上,暖在妈身上”,是母亲常说的一句话。裹着一双小脚的母亲,为我们吃了太多太多的苦,现在的大脚板人是不会体会到的。每当忆起这些我都禁不住潸然泪下。

母亲能吃苦,会过日子。同样,母亲的善良、大方,在村子里也是出名的。那时生产队的粮食产量很低,每人一年只能分到三四十斤小麦,平日很少吃到细面食物,只有过年过节时才能吃到白面饽饽。我上小学的时候,学校的老师是“轮饭制”,就是老师轮换着到有学生的人家里吃饭。每当老师轮到我家时,母亲总是尽家里所有,做最好的饭菜给老师吃,从不吝啬。我们姊妹几个之所以都能学有所成,与父母的尊师重教有很大的关系。

我的父母亲从不重男轻女,无论男孩女孩,谁能上学都供着上。当时村里有人说我们家那么困难还供女孩上学是犯傻,是给人家婆家供的。可是我们的父母认准,不论男孩女孩,有文化就有出息。因此,在家景极度困难的情况下,也不让我们辍学。记得我大姐是1964年考入山东师范学院外语系,家里实在拿不出钱让她去济南上学,几乎要放弃了,母亲却断然不准。她毅然卖掉了陪嫁的衣柜、桌凳和屋边的几棵树,又向亲戚邻居求借,凑了30元钱,我大姐才得以上了大学。正是父母的正确决定,才使我们姊妹四个里能出两个大学生,一个中专生,而且后来都获得高级专业技术职务。在我们姊妹三个相继大学和中专毕业后,我们家经济状况就得到显著好转。我的两个姐姐都是“文革”以前考上大学、中专的,大姐是我们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因为家境困难,为了省钱,两个姐姐报考的都是师范专业。我是在“文革”期间的“工农兵大学生”,山东医学院医疗系毕业后当了一名医生。随着我们家的生活得到迅速好转,村里那些认为我父母供女儿上学是犯傻的人们,都转变了看法。我们家成为全村人羡慕的对象,认为我父母有眼光,在教育他们的子女时都以我们姊妹为榜样。我们感谢毛主席,感谢共产党的好领导、好政策,再怎样困难也能上起学;我们感谢我们的父母,再怎么困难也供我们上学。甚至可以说,我们家是以学脱贫的典型例子。抱着感恩的心,我们姊妹几个在各自的岗位上都兢兢业业,认认真真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出了我们应尽的贡献。

母亲不光把我们姊妹几个拉大成人,使我们学有所成,在我们姊妹几个各自有了子女后,又欣然帮助我们照看孩子,教育孩子,直到母亲享年88岁。秉承母亲的教诲和影响,我们姊妹几个把子女都培养成为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现在他(她)们当中有的是担任领导职务的公务员,有的是律师,有的是大学教师,有的是报社编辑等,都在各自的岗位上积极地为国家和人民努力工作和贡献。

母亲是伟大的,母爱是无私的。中华民族所有的发展和进步,都是与孟母、岳母、娟子妈、张三嫂等著名的母亲,以及像我的母亲这样千千万万个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是却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所作出的贡献密不可分的。

我怀念生我养我的母亲,我热爱生我养我的家乡乳山。

(本文获“威海艺校杯”读苦菜花小说,弘扬母爱文化有奖征文三等奖)

相关内容
相关Tag

联系电话:0631-6871606 

电子邮箱:fdywxg@foxmail.com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71号

邮编:264500

联系人:赵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