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生活是繁荣文艺的根本

 近几年来,文艺界让人费解的事情真不少。最突出的一例是,一方面,文艺报刊、出版社成百上千地增加,出版发表的作品上亿计,名目繁多的评奖活动应运而生;另一方面,则是广大人民群众——上至领导干部,下至工人农民,却以各种方式表示对文艺现状不满,甚至是很不满。我到农村采访,那里的新一代的具有高初中文化水平的农民,捧着一些作家的作品,说他们看不懂;我到工厂参观,工人们则批评某作品歪曲了他们的生活;尤其令人尴尬的是参加省市政协会议,一些熟识和不熟识的政协委员找到我,质问为什么那样的书能出版?那样的作品能获奖?那样的电影还公演?那样的作者还受表彰?我做不出解释,因我对此也有些困惑;作为一个作家,党的文艺工作者,我在他们面前感到内疚和自惭。

 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任何社会主义文艺的成功之作,都是作者深入生活、扎根于人民生活沃土的结果。倘若创作者能沿着这条正确的道路坚定地走下去,那他的事业就会辉煌,就会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戴和赞许。然而,遗憾的是,在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的一段时间里,不少创作者迷失了方向,开始把自己凌驾于人民群众之上,把创作当成追逐名利的敲门砖,当成发泄私愤的出气筒,当成自我表现的工具。有少数作品甚至丑化社会主义中国和中国人民。于是,以色情、凶杀和猎奇为主的低级下流庸俗之作出来了;于是,人妖颠倒是非混淆的诬蔑诽谤之作诞生了;于是,“沙龙文学”、“宾馆文学”、“贵族文学”和“玩儿文学”红极一时,对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进行的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进行歪曲的描写。这样的作品一经抛出,理所当然地受到了广大干部、群众的抵制和反感,也就失去了创作者所渴望的“轰动效应”。

 文艺脱离群众,重要的原因还是作家、艺术家的世界观、立足点和思想感情问题。深入生活,深入实际,真正地将立足点站在人民群众一边,真正把自己的思想感情和人民群众融为一体,达到水乳交融的程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假如我们抱着某些个人恩怨,戴着一副有色眼镜深入到生活中去,就会看到生活一片阴暗,人们丑陋不堪,这是必然结果。人无完人,再完美的人身上也有缺点;生活从来都是两方面的,光明与黑暗,你站在生活的背面去看生活,阴暗的程度自然地就夸大了。

 归根到底,文艺与广大人民群众的联系问题,仍是个为什么人的问题。多少年来,文艺界始终围绕这个问题争论不休,尤其前些年在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的时候,有人甚至连毛泽东同志《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也要全盘加以否定。所以,如今重提加强文艺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非常必要的,非常迫切的。我想,我们每一个创作者,只有全身心地把自己植根于人民生活的土壤,只有把广大人民群众火热的斗争生活当成创作的唯一源泉,社会主义文艺繁荣的局面才会真正到来。

(原载1990.05.15《人民日报》)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71号 

邮编:264500

电话:0631-6871606/6871601 

邮箱:fdywx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