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造得最成功的当然是“母亲”

在描写抗日斗争的长篇小说里,《苦菜花》也是一部有成就、有特色、有影响的作品。作者冯德英(1935    )出生于山东省乳山县昆嵛山区的贫苦农家。一九四九年参加革命。

位于胶东半岛的昆嵛山区,在抗日战争年月,斗争异常尖锐、残酷和复杂。震撼人心的英雄事迹遍处皆是,有口皆碑。加上作者自幼生活在被敌人称为共产党的“干部窝”的家庭,亲人、邻里、干部、群众英勇斗争、悲壮牺牲的事迹使他目睹耳闻、心感身受,同革命事业休戚与共。英雄们的形象,牢固地刻印在他心里。一九五二年春,他以这些真实的生活素材为基础,开始写作练习,几经挫折,直到一九五五年才算正式开始《苦菜花》的创作。第一遍写了十七八万字,第二遍稿已是二十八万字。最后一次修改,又增加了近十万字。该书于一九五八年由解放军文艺社出版。

十分真实而深刻地描写了抗日人民在极其残酷、尖锐的斗争中的觉悟、成长和崇高品质,是《苦菜花》的鲜明的思想特色。胶东半岛昆嵛山区的王官庄,是小说的背景。抗日游击队一举消灭了大汉奸王唯一,建立了抗日政权。但斗争并没结束,而是更加深入了。王唯一的儿子王竹投了伪军,当上中队长;王唯一的叔伯兄弟王柬芝,突然自外返里,以献地和办义务小学来伪装进步,钻入抗日政权内部,从事间谍活动。汉奸地主与日本侵略者的明暗勾结,使斗争变的更加复杂而残酷。残酷的扫荡,疯狂的屠杀,阴险的告密和陷害,使王官庄人民经受着极其严峻的考验,付出了相当巨大的代价。但是,革命人民并没有屈服。他们在党的领导下,迅速觉醒和成长起来。他们中间,不仅有象娟子、兰子、德强等那样的年轻一代,而且有象母亲那样的承受一切苦难与压迫的旧时代妇女;甚至象那曾经为着屈辱地活着,而一度把生活出卖给汉奸王柬芝的杏莉的妈妈和王长锁,也终于觉悟到:“做个好人死了,强似劣人活着”。党的教育,斗争的锤炼,使他们懂得了生与死的意义。在残酷的斗争中,面对着在革命与个人、干部与亲人之间迅速选择的千钧一发时刻,他们总是压抑住巨大的痛苦,以自己的身家性命,来保护党和革命的利益。在这些革命人民身上迸发出来的思想光辉,构成这部小说的巨大的思想威力。

在书中一系列可歌可泣的人物形象里,塑造得最成功的当然是“母亲”。可以说,在我国当代文学里,还是第一个创造了这样一个完整的革命母亲的形象。作者抓住了人物性格中的慈爱心肠和革命意志这两个特征,在一系列的矛盾冲突里,真实地写出了人物性格的发展。枪毙仇人汉奸王唯一的枪声,使他的革命意志苏醒了,她更认定“娟子是好孩子”,在她那对儿女的慈爱里,已添进了新的内容。在残酷的斗争中,她一方面支持女儿们的革命斗争,一方面又为他们在战斗中的风险而揪心悬念。随着斗争的深入,她愈来愈深刻地从娟子、姜永泉、星梅和无数八路军战士身上,感到革命的力量,认识到革命才是唯一出路。她那母亲的慈爱和革命意志也不断发展。最后她为了保住八路军的兵工厂,忍住巨大的悲痛,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孩子小嫚被敌人杀害,这位母亲的慈爱心肠和革命意志,升华到崭新、完美的境界。

除母亲之外,其他象娟子、星梅、杏莉、八路军团长于得海等人物的性格,也都写的比较丰富而鲜明。

在艺术上,《苦菜花》的成就和特色,也是颇为突出的。首先,作者能够提炼出许多激动人心的情节,创造出一个个惊心动魄的场面。像七子夫妇的悲壮牺牲;杏莉妈和王长锁一家三口的殉难;特别是在凶残的敌人屠刀下,王官庄人民冒着生命危险,去冒认共产党干部作亲人的场面,更是感人肺腑。花子为了保护区委书记姜永泉,忍住撕心的痛苦,毅然舍弃了自己历尽磨难、结成夫妻的丈夫。正是这些情节和场面,给小说以巨大的感人魅力。

其次,作者善于在残酷斗争、尖锐冲突中,刻划人物的心理活动。比如,当花子在认亲场上,正要去认领自己的丈夫的时候,忽然发现了区委书记姜永泉。一瞬间,经过思想剧烈斗争,她决定去保护党的干部。这时她的心情是:

 

……虽是几步路,她觉得象座山,两脚沉重,呼吸急促,她觉得走得很快,一步步离自己的丈夫远了;她又觉得走的很慢,离自己的丈夫还是那么近。她感到象有根线拴着她,向后用力坠她;又象有一种动力向前推她,猛力地推她,把向后拉她的线挣断了……。

 

正是这样的心理刻画,使小说中许多人物,有的尽管出场不多,但却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再次,是浓郁的抒情性。作者不仅描写了人物的英雄气概、革命豪情;而且敢于抒写人物的离合悲欢,内心矛盾。他将自己的感情,完全融化在书中人物的爱憎里。象母亲送德强参军时,看到他短小的身影,背着个小包,摇晃着消失在树林里,她的泪珠“滴在怀里的孩子脸上”,然而她还是说道:“去吧!孩子,去吧!”再象嫚子被敌人杀害时,母亲的一段独白,更是血泪交织的文字。

大概正是由于《苦菜花》过多地把笔触凝注在斗争的残酷上,又抒发了这种悲欢之情,所以使人感到在描写上,多少带有一些客观主义色彩。从整个艺术构思上来看,还不够有力、完整,对当时历史背景的展示还不够广阔和经典。对区委书记姜永泉的描写,还比较弱。有些人物的出现和消失,也嫌过于匆促。

继《苦菜花》之后,于一九五九年又出版了长篇小说《迎春花》。目前,作者正在创作描写三十年代初到抗战爆发这一时期胶东人民艰苦斗争生活的长篇小说《山菊花》。

(节录自《当代文学概观》/著者:张钟、洪子诚、佘树森、赵祖谟、汪景寿/北京大学出版社/19807月第1版。题目是本网站所加)

相关内容
相关Tag

联系电话:0631-6871606 

电子邮箱:fdywxg@foxmail.com

地址:山东省乳山市胜利街71号

邮编:264500

联系人:赵先生